22岁姑娘被回国男友传染上艾滋 多年后生下健康男宝宝

  • zbbainaisi.cn   来源:妹妹网   2020-12-13 20:22:47  

  “你的血液有些异常,建议去青岛市疾控中心检测。”

  接到血站电话时,青岛姑娘叶子(化名)才22岁,她彻底懵了,去医院检查,果然是艾滋病!

  怎么会是自己?怎么会是艾滋病?她想到了回国的前男友…

 网络图片,图文无关

网络图片,图文无关

  昨天是12月1日

  世界艾滋病日

  叶子勇敢地站了出来

  接受了记者的采访

  1

  接到血站电话

  检测后确诊是艾滋

  她问医生:我还能活多久

  2006年秋天,叶子大学毕业踏入社会。

  有一天,她正在上班,突然接到青岛市中心血站的电话:“你的血液有些异常,建议去青岛市疾控中心检测。”

  那一年叶子22岁,挂掉电话后,懵了好一会儿。

  后来,她在疾控中心接到了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:确诊感染艾滋病病毒。

网络图片

网络图片

  “第一反应就是懵了,吓得连哭都不会了,就问了医生一句,我还能活多久?”

  叶子说,当时她对艾滋病了解不多,只听说这种病无法治愈。

  “肯定活不成了,或许晚上睡着了以后,第二天就不会醒过来了。”

  18岁那年,叶子第一次献血作为成人仪式,之后一直坚持每半年献一次,2006年秋天的献血,成了人生中最后一次。

  当时医生看叶子孤单一个人,就嘱咐说:千万不要上网搜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自己吓自己。

  叶子听了医生的话,真的没有上网查,从而规避了神经敏感、胡思乱想…

  2

  崩溃绝望后写下遗书

  她打电话给前男友

  果然是他传染给自己的

  确诊后的一段时间里,叶子没有请假,照常上班。

  “那时候最怕晚上,经常一个人躲在被窝里哭,无缘无故感染艾滋,又不敢跟任何人倾诉,十分崩溃。”

  “甚至想到了自杀,连遗书都写好了,不过因为舍不得家人,最后放弃了。”

网络图片,图文无关

网络图片,图文无关

  除了伤心无助,叶子思考最多的一个问题就是:为什么艾滋病会传染到自己身上?平日里没有结交过乱七八糟的朋友啊…

  思来想去,她想起了前男友。

  叶子说,她上大二时交了一个男朋友,两人交往期间,男朋友曾出过国,可能是那段时间感染上的。

  “我查出来的时候,就给他打了电话,后来他去做了检测,确实是有。”

  3

  病友发展成了老公

  因为医疗事故感染

  两人生下了健康的宝宝

  感染艾滋病的第2年,也就是2007年,叶子渐渐调整好心态,开始新的生活。

  她积极参加防艾志愿活动,奔走于全国各地参加会议。

  有一次,她在南方参加某个艾滋病基金会上,意外认识了一个男病友。

网络图片

网络图片

  两人在qq上聊了小半年,从普通朋友发展成恋人,又经历6年的爱情长跑,2013年步入婚姻殿堂!

  “我老公是因为医疗事故感染的,特别不幸,我俩是夫妻,也是病友,知己知彼,惺惺相惜。”

  好事成双,同年叶子生下宝宝,是个男孩。

  医学上,艾滋病的传染途径之一是母婴传播,随着母婴阻断技术的发展,让他们生育宝宝成为可能。

网络图片,图文无关

网络图片,图文无关

  幸运的是,儿子很健康,只不过,出生后需要吃抗艾滋病病毒的药物。

  如今,儿子已经5岁,除了需要定期检测,其他和别的小朋友没什么不同。

  叶子说,她最大的心愿就是孩子健健康康长大。

  我们很难想象,父母感染艾滋病,宝宝很正常,这样的家庭生活是怎样的?

网络图片,图文无关

网络图片,图文无关

  叶子说,日常的拥抱、接吻、吃饭喝水、咳嗽、打喷嚏等行为,并不会传染艾滋病。

  除了手上有伤口不能给孩子洗澡外,其他没有什么需要注意的。

  “孩子现在还小,不理解艾滋病,我们没有刻意去隐瞒病情,配药时从不避开他,他还经常帮我们配药呢。”叶子说,等孩子长大了,该知道的自然会知道。

  总之,现在一家三口过得很幸福,父母公婆及亲戚都特别包容……

  可是还有很多人

  就没叶子那么幸运了

  出差的一次高危行为

  小伙染上艾滋病

  他以为只是重感冒

网络图片,图文无关

网络图片,图文无关

  张晨(化名)今年33岁,几个月前,一纸HIV阳性的检测报告将他打入冰窖。

  其实在检测之前,张晨的身体已经发出求救信号,只不过高烧不退、干咳和恶心一起涌来的时候,他误以为自己只是重感冒。

  “吃药打针几天下来,病情一直没有缓解,后来开始住院,这才查出来是艾滋病。”

  如今回想起来,一切早有预兆,大约一年前开始,张晨经常感觉疲惫不堪,他总以为是工作太忙的缘故。

  “有次出差到外地的时候,曾经有过一次高危行为,事后也没想太多。”

  张晨总觉得自己不会那么“幸运”,尽管平时稍微运动就出一身汗,身上也长过疱疹,他依然没有去检测过。

  好在张晨挺过一劫,从那以后定期服用抗病毒药物,一开始他感觉头晕脑涨。

网络图片,图文无关

网络图片,图文无关

  “像喝醉了酒一样,每天夜里都会做噩梦,醒来就忍不住开始哭。”

  至今,张晨都没有告诉家人,担心他们无法接受。


桶装水 http://www.1tongshui.cn